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风水

隔着花灯看男子搭配

发布时间:2020-05-21 来源:家居风水 点击:1

有人说,隔着花灯看男子,女子温润模糊的眼,便不寂寞了。只是那一眼之后,无穷尽的思虑却也是无人解得。
--题记

旋思远,初成红颜,伊人羞花影
风乍起,掠起谁白色的裙摆,如云的乌发,相合舞。立在初春尚未复苏的颜色里,洁净的容颜,袅娜的身姿宛若神飞的仙子,让人见之忘俗的美丽。
我知道我是绝色的女子,犹记得母亲曾告诉我,在我出生的时候,名动江湖的烟雨婆婆替我卜过一卦。她说,我将会是美丽的女子,在灯火阑珊处,遇到此生的缘分,只是此生躲不了江湖。
呵呵……
或许只是烟雨婆婆随便说说的吧。我觉得好笑,此生缘,半生梦,多年独居华山,何来的缘分呢!心底的情怀与渴望,或许也早已像黄昏华山顶那些孤独飞过云端的鸟儿一般,飘忽的无影无踪。
回廊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姐姐,姐姐……子安急匆匆的跑到我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姐姐,老爷……爹爹说,……家里有客人,就……就……
我看着他涨的通红的脸,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小孩的心性,什么事情都这么的着急。觉得好笑,笑着问道,爹爹说什么了?
爹爹说,今晚就不能和咱们一起过上元灯节了。
哦,知道了。我淡淡的回答道。爹爹的事情总是狠多的,很多人会来找他,只是因为他是花千树,只因为他在江湖。
是的,我是花千树的女儿,花羞影,万言一字。
这次从万崖山庄专程到长安来,除了了却一些事情之外,就是想与爹爹一起过个节日了。只是没想到,爹爹会这么的忙。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随手将枝条扔在一边,往正厅走去。
姐姐,姐姐……
子安在后面叫喊着什么,都只听的模糊的一片。
果然是有人的,我远远的看着爹爹还有一个白色的背影,有些失落的摇摇头。或许,这就是爹爹常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这世界的事,本就颇多的烦扰,更何况江湖呢?也许,这就是爹爹不许我涉足江湖的原因。

帘幕疏,天晴杳杳,谁合千年缘
几支残荷,破败的倾颓在池水中,静悄悄的宣示着垂暮的哀伤。花径冷清的连一丝落叶也没有。
池水边,一张古琴。
是爹爹的吧!记忆里,幼时爹爹也曾在水边抚琴。那时,这里还与江湖无关。我想起谁说过的一句话,那时候的风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的云也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的太阳也不像现在这样,所有的一切都不像现在这样。
蓦地,有些沧桑油然而生。
我轻轻的拨弄着这张琴,坐定。指尖,悠远的伤感。
昆仑巅,浮生远,梦里只为你留恋……
我轻轻的吟唱着,不经意听到,不知什么地方竟有“让木木这样一直生活在医院了相合的声音。低沉的笛声,伴着琴音,落空在静止的时光里。
待我去找那相合的人,却只看到一丝细细的白影倏忽而去。
我痴痴的站在池边,回梦游仙的曲调。我在心里勾画着这个人的形象,该是什么样的经历,才吹的出如此悲凉和茫远的声音啊!
, ……是丫头娇杏来寻我了。
我沉了沉,笑着。
你个丫头,总是这么急急惶惶的……
她冲我吐吐舌头,四下看了看,然后伏在我耳边悄悄的说,子安少爷和老爷都出去了。
恩?我看了她淘气的眼光。
她狡黠的笑着,若无其事的说,今天是上元灯节,据说长安城会很热闹呢!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这就是长安城,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真正的看清楚它的面容。我站在这喧闹的人海中,像第一次来到这个尘世的孩童,畏首畏尾的徘徊在这个城盛大热情的边缘,慌张的面对集市呈现与我的声势浩大的热情。
整个长安城被灯火照的亮如白昼,护城河里星星点点的亮光像是游弋的鱼儿,配合着人们的热情。所有的人隐藏在各式动人的面具下,互相的嬉戏着,调笑着。
娇杏拉着我,穿梭在人海中,在各色的摊位上流连。
我只是有些木然的随着她,她却是极其兴奋的。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两个昆仑奴的面具,不由分说的替我带上,拉着我融在人海里。
盛装的人们形成一条蜿蜒的流水,在我身边拨开来,他们像对待邻家小妹一样对我开着友善的玩笑。我有些笨拙的躲着人群的冲撞,娇杏却不见了踪影。
长安是我不熟悉的,这可怎么办才好?
慌张的在人群中叫着娇杏,着急的寻找着。
人群中,我看到和娇杏相仿的白衣,还有,昆仑奴。
我毫不犹豫的冲过去,揭开面具。面具下的脸错愕的望着我。
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刚毅的面容上温和的笑容徐徐的绽放,仿佛是这天空最绚丽的烟火。我突然觉得我生命所孕育的全部的向往,有了一个清晰的形象。
他对着我笑着说,你是不是在找人?
我竟像个普通的少女一样,全然忘记了我是花千树的女儿,万崖庄的庄主。只是羞涩的不敢看他明亮的眼睛。
我……恩……是……我语无伦次的说着。
他淡淡的说了句,错了。复又戴上那昆仑奴的面具,一袭白衣消失在人海里。
原来,却是。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怅然的走在人海里,此刻,所有的喧闹对于我而言,都已退去。我一个人走在相思之上,怀想着那张明媚的脸。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阴暗的角落,才回过神来。前方却已然站着几个人,他们堵住我的路。
为首的那个人面露凶光,慢慢的走过来,把我逼退在角落里。他手指挑起我的下巴,戏谑的说,姑娘,陪大爷一晚怎么样,我保证叫你满意!
旁边几个人也调笑着。
我旋即飞起一脚,踢中那人的小腹,痛的他呲牙咧嘴。随后轻巧的闪到一边,笑着。万言一字岂是那么容易被欺侮的。
那人俨然已经生气,对着旁边几个人吼道,还不给我上!
那几个人闻言,立刻聚拢过来,后面是死胡同,我已经没有退路。纵使有些武功,可是对的毕竟是几个彪形大汉,我心里忐忑起来。眼看着他们越维护政府威信来越近,我却没有招架之力。只得别过头去,不敢看他们。
这时,我看到一个清瘦的少年牵着一匹比他还瘦的马,站在他们身后。手中握着的剑火红如炬。
放开她。他厉声说着,别逼我动手。
那几个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发出嘲笑的声音。为首的那个,更是笑的猖狂,叫嚣着,臭小子,跟老子抢女人,在回去练练吧!
我看到他握剑的手紧了紧,青筋暴起。
脚步移动,片刻工夫,那几个人就纷纷倒地,那把火红如炬的剑沾上鲜血的时候竟然隐约射出绯红的光芒,如落日般绚丽。我看的有些呆,只用了七式,就杀了这么多的人。明明是这么残酷的剑法,为什么在他用来却明明的带了哀伤。
我在心里思忖着,想不出个所以。究竟是那个门派,有这样的剑法?
脚下一阵酸软,刚才的一阵混战,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他走上前来,扶起我。我抬起头对着他羞赧的一笑,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我竟然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一丝亮光。
他小心翼翼的扶着我,我感觉到他手心变的越来越湿。他像是枯藤老树昏鸦的断肠人,与生俱来的冷漠和绝情。我不知道在他身上曾经发生了什么,只是从他冷冽的眼光中,似乎可以看到一段血淋淋和晦暗的过去。
这样的人,注定属于那血雨腥风的江湖。

桃花劫,几度相会,掬水笑倾城
他走在我身边,我无时无刻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那犹如困兽一样的气息。或许他就是困兽,困在孤城里狂傲的兽,满眼璀璨的星梦,仰望着天空,低声的怒吼。
只是他究竟要带我去哪里?
喂--我家不是在这里。
他回头,看了看我,仍旧一样不发。我明显的感觉到他扶着我的手力道增加了,仿佛生怕我挣脱开来,从他身边跑掉。不过,此刻的我,就算想跑也是没力气的吧。
许久,他仍是一言不发,我险些以为他是哑人。
喂,我说,你究竟是谁,要带我去哪里?我有些恼怒了。
他停下来,怔怔的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我要你跟我走,等我杀光所有人之后,我就带你浪迹天涯。
我……
他不容我说话,自顾自的说,从我看见你开始,我就知道你将是我的,你脆弱的容颜,你眼中流转的光芒,点亮着那座孤城的夜空。他看了看我,坚定的说,所以,我要你跟我走,必须,不得不。
我用力的挣扎着,甩开他瘦的骨节清晰的手,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究竟,咳咳……你是……什么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知道,我要你。他冷峻的说。
难道你救了我只是为了霸占我?
他不语,向我走来。
……
这样不太光彩吧!哈哈--堂堂的残泪剑传人,竟然做了混迹于这个长安城的小混混做的一件事,欺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传出去恐怕会被人耻笑了去吧!一个声音在后面从容的说着。
原来这男子就是星梦孤城,怪不得那剑招那么的奇特。
第一式相见时难别亦难;第二式泪眼问花花不语;第三式云雨巫山枉断肠;第四式无情不似多情苦;第五式此恨绵绵无绝期;第六式流水落花春去也;第七式缘起缘灭一笑消。这剑招除了残泪剑的传人,这世间,谁还会使?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是学成,也不是,刚才看他的剑招,分明还是有纰漏的。头痛,不愿意再想许多。
他收住伸出的手,回过头去。
是我刚才认错的那人,脸上一阵绯红。
星梦孤城有些诧异,立刻就恢复了冷静。
这江湖本就是不太平的地方,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能自保就不错了,你何必来多管我的闲事!星梦孤城不屑的说着,残泪剑上血红的光芒一闪而过。
今天这闲事我管定了。那男子淡淡的说着,背着的手从身后拿出。
笛子!……
水无痕,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的残泪剑了,竟然想只凭一支笛子赢过我的剑,休要欺人太甚。星梦孤城怒了,剑尖指着那男子。
水无痕,好熟悉的名字,似是……爹爹说过的客人。那,水边的箫声,是他没错了。我仰起头,看着他温暖的面容,心里,漫天桃花雨。
我想起烟雨婆婆的话,灯火阑珊处,江湖。我一世的情长,此刻,都落在了他的眼里,断不了江湖。
到头来,恐怕,连儿女的情长也做了江湖!
我以为星梦孤城会先出手,可是却是水无痕占了先机。一时,只有裙袍的颜色,还有零星看到的剑影。没多久,他们停下来,相隔不远的距离,水无痕依旧神色淡然,理了理洁白的衣衫,含笑凝望着星梦孤城。
星梦孤城站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脸色,但是,我却能明了的感觉到他的愤怒和他的不甘。
为什么?……手中的残泪剑掉落在地上。
呵呵~你师父没有教过你,要你出手么?你失了先机,其后有畏畏缩缩,自然败下来。败的不是你,而是不战的心。水无痕依旧没有任何的喜怒,这声音的力量却穿透了夜空。他击中了星梦孤城的内心的那座城,像是年代久远的房子,吱吱呀呀的颤抖着。
水无痕没有再理睬星梦孤城,一手抄起我,消失在暗巷里。
那夜以后的星梦孤城,从江湖中消失了踪迹,和他那匹比他还瘦的马。那匹马,应该已经不再了,星梦也不复当年了。
……

破寒初,情意缱绻,终是黯凝伫
我窝在他的怀里,像是娇柔的小女儿,聆听着他稳健的心跳。
,你家在什么地方?
花府……
他怔了一下,明亮的眼睛黯淡着。你就是花千树的千金,花羞影,万言一字?
我点点头,他却不再言语。
下午,池边吹箫的可是你?我问道。
他低下头看着我,缓缓的说着。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换我心,为你心。我羞涩的说着,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前。
相忆又如何?水无痕只是漂泊在江湖的浪子, 应当拥有一份安定的生活。江湖,不适合 。无痕无福,受不起 的深情。他艰难的说着。
眼泪扑簌簌的落下。
你只知道江湖,却不知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已经把一切交付给你,从此不管是血雨腥风的江湖,还是这热闹的长安城,我都不会离开你……
,……他神色动容,我感到他身体里流动的情怀。
待我禀明爹爹,万言就随了公子去。
恩……
听了他的回答,我安心的在他怀里睡去,梦里和他一起御剑江湖,行走在三月的春风里。
当我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我急急的梳洗着,迫不及待的告诉爹爹这一切。我看着镜中自己美丽的容颜,正欲将母亲留给我的步摇簪上,仆从递来一封书信。
万言:
渴望和你走在这繁华的长安城,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可是,身在江湖。待我去了结一些事,再来相聚。明年桃花开的时候,在万崖山庄等我。珍重!
水无痕字
信纸随着手上的步摇一起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还是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长安,在江湖。
……
我日日的在万崖山庄等候着,桃花盛开的时候,唱着我们的曲调。
昆仑巅,浮生远,梦里只为你流连……

共 47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羞花影,华山顶上静若花开,艳若花开的绝美女子,在烟雨婆婆的预言里一步一步完成宿命里的过程,于花灯之下灯火阑珊处,遇到此生刻骨的缘分,遇到离不开江湖的水无痕,醉于他的英雄救美的侠风还是醉于他沧桑悲凉的笛声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初见时便已芳心暗许,然而,浪子的江湖不尽的飘泊,书信留下了浪子的深情,也留下了花影无尽的思念与等待。一段瑰丽的爱情,文字精美如宋词的婉约,欣赏了。【编辑:瞳若秋水】
1 楼&nbs乘客从21:00开始不能进入1号线各车站乘车。p;文友: 2012-0 -28 16:4北京时间4月1日晚1:05 羞花影,华山顶上静若花开,艳若花开的绝美女子,在烟雨婆婆的预言里一步一步完成宿命里的过程,于花灯之下灯火阑珊处,遇到此生刻骨的缘分,遇到离不开江湖的水无痕,醉于他的英雄救美的侠风还是醉于他沧桑悲凉的笛声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初见时便已芳心暗许,然而,浪子的江湖不尽的飘泊,书信留下了浪子的深情,也留下了花影无尽的思念与等待。一段瑰丽的爱情,文字精美如宋词的婉约,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南宁妇科医院哪家好
宝宝流鼻涕感冒药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中医词霸
舟山白癜病医院
身体瘙痒缺什么

上一篇:天道进化之路第七十二章轮回法则搭配

下一篇:马自达氢转子引擎混动车有望今年开始租售搭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