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br郁黎民1981年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郁黎民

1981年,时任《湖南》研究室主任的张志浩,写信给郴州市桂阳县一中一位数学教师郁黎民,提出采访请求被拒。他随即又发来许多问题询问,得到回信刊载在《湖南》上,引起一片哗然,大家才知道郁达夫的大女儿就在湖南,一个偏僻的小县城。

当时的湖南省政协主席程星龄是郁达夫在福建时的同事兼好友,看到报道连夜寻找,特别批示将郁黎民增补为正在召开的第五届政协特邀委员。彼时,郁黎民已经在桂阳做了近四十年的教师。 带着同样的惊讶,我们拜访了郁黎民老人,她已由大儿子邹诚从湖南桂阳接到了长沙,今年90岁高寿。她既有浙江富阳口音,又带有湖南桂阳味道,这昭示她一生的两段主要人生经历。她于去年89岁高龄出版了《我这一生》,用时一年多,回忆了自己的家人以及坎坷的一生,这是上世纪20年代生的知识分子的命运缩影。她对自己书的评价只有平实的两个字“真实”。 “爱国是他毕生的精神支柱” 电视里放着郁达夫的纪录片,郁先生指给我看她的祖母,富阳的郁达夫故居,是她小时候生活过的家。 富春江畔南岸的郁家,祖上世代为儒医,书香门第,到郁达夫父辈家道没落,母亲陆氏年轻守寡,抚养三个儿子。陆氏虽不识字,却懂希望周立波可以帮她老公找一个新女朋友”。邓亚萍因此落泪。得子女必读书求学的道理,所以从小家教极严。据说二儿子养吾初中时贪玩逃学,被母亲知道,陆氏一手揪住儿子,一手将菜刀在砧板上剁得咚咚响,厉声说要宰了这个不读书的儿子,喝令小儿子跪在一旁,说包庇不告是同罪!从此儿子们再不敢对读书稍有怠慢。 在陆氏的严教下,大儿子郁华留学日本,后成为北京高等法院的推事,二儿子郁浩在北京海军部任军医,小儿子郁文随大哥同去日本,成为 0年代文坛的大作家,正是郁达夫。 今年是郁达夫殉难69周年,至今来到富阳,还可以看到家乡人以各种形式对他的纪念。19 8年,郁达夫到当时革命的中心武汉参加军委会政治部的抗日宣传工作,后到新加坡办报宣传抗日,新加坡沦陷后,撤至苏门答腊,在被迫做日军翻译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暗暗救助、保护了大量文化界流亡难友、爱国侨领和当地居民。现在当地一些老人家,还对这个留着胡须的人有着很深的印象。后在当地被暗杀,怀疑是日军所为。夏衍曾说:“达夫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爱国是他毕生的精神支柱。”建国初期,郁达夫被追认为烈士。 “做应做的事,生死在所不计” 除了郁达夫,郁家还有两人因抗日牺牲。 陆氏在日本逼近富阳城时,固执地留在老家,日本人进城后,她因不愿意给日本人服务,夜里偷偷逃到山里,死活不肯出来,结果在饥饿、寒冷、惊吓中死去。 大哥郁华在上海担任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一方面救助进步人士,如共产党在沪工作的重要地下党员廖承志等;一方面严惩汉奸敌伪罪犯,在收到恐吓信后,仍然坚守岗位。“国家民族正在危机存亡之秋,我的岗位在这里,怎么能抛弃自己的职守呢?我应当做我应做的事,生死在所不计。”于一日清早被枪杀于上海寓所门外,成为中国第一个牺牲的高级司法人员。 郁达夫在流亡印尼期间,帮助印尼当地的共产党及进步人士,也被反动力量枪杀。二哥郁浩抗战期间自开诊所为乡邻看病,常常免费治疗,富阳的男女老少都称他作“鹳山浩伯伯”,秋天还送来各种土产,表达感激。 郁黎民从小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很奇妙,他对父亲的记忆很少。抗战中,郁达夫带着第二任妻子王映霞和郁飞、郁云二子回到富阳避难,郁黎民远远看到了父亲,只是不敢上前相认,郁达夫也未敢认女儿,结果这一面竟成父女的最后一面。然而“郁达夫的大女儿”这个名号却跟随了她一生,影响了她一生。问起她对父亲的感觉,她说:“对郁达夫,我私人上没有什么,但是我敬佩他是一位 烈士 。” 最寒冷的岁月,仍有诗文相伴 90岁的郁黎民,仪态依然有出自书香人家的端庄,每天读书读报,思路清晰,眼不花耳不背,与郁达夫先生一样是小眼睛,但目光专注,书纸上的人生经历从她口中道出,内容虽同,却有活灵活现的生趣。提到文革的经历,她依然对违背人性的不公,感到愤懑。情绪虽饱满,但是说完即闭口不言,静静地坐在那里。 文革的大字报贴满墙的时候,郁黎民已跟随丈夫邹陔笙在湖南省桂阳县一中教了14年书了。丈夫邹陔笙是农民家庭出身,却有着深厚的古典文学基础,会做古体诗,负责教高中语文。为人正直、忠诚,抗战时期曾是国民党62军机要秘书,解放前从事解放衡阳市的地下工作,由陈毅、李先念直接领导。结果,文革时,这些背景都成了将他定为“历史反革命”的说不清的证据,从此40年,直至90岁高龄的邹陔笙病危躺在床上才得以平反。 文革初期,一次工作组长找郁黎民谈话,说邹陔笙已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勒令开除回乡受群众监督劳动,郁黎民有两条路,一是和丈夫划清界限,她和儿女可以留在学校;二是一起回家改造。郁黎民当时想,老邹在衡阳做地下工作时,一次险些被白崇禧手下的兵拖出去枪毙,他对解放衡阳是有功的,“他们虽然把他定为反革命,我却知道他是在做革命工作,在这大难临头的时刻,我如不能理解他,谁还能理解他呢?”毅然选择后者。在乡下呆了十几年,直到粉碎四人帮。邹陔笙后来对她说,她的选择救了他,也救了这个家。 到乡下的第一个除夕夜,雪从瓦缝飘在棉被上,郁黎民与丈夫偎在柴火旁守岁,老邹诗兴大发,当场做了首《岁暮遣怀》的七绝:“窜逐穷乡不值钱,是非颠倒竟谁怜。北窗风雪南窗雨,雨雨风风又一年。”两人相视一笑,将纸丢进火中。在最艰难的岁月,一路走过除了饥饿、寒冷、恐惧,还有诗文相伴,他们以此自嘲自遣,就这样相濡以沫度过了1966年最寒冷的冬天。 教人求真,一个老师的 郁黎民一直全身心投入她的教师工作。1957年,两个右派分子在初中部任教,郁黎民和学生说,这是党派来工作的,他会把他的科学知识传授给你们,如果你们不好好上课,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两个右派在其他班都会受到学生的侮辱与殴打,只有在郁老师的班可以安静上课。郁黎民以身作则,每天与学生一起晨操,早读提前十分钟到班上查堂,所以学生也很少迟到。学校整顿纪律,要每个班上报几个捣蛋的学生给予处分,郁黎民认为学生的错误主要是教育,他们虽调皮却不至于处分,因此没有上报,学生们感受到老师的宽容与保护,郁黎民说,散会后学生们那种又跳又笑又叫的场景,到现在她都历历在目。她对教学工作的投入,使她屡评先进工作者,学生都很团结,学校很信任她。 文革中,那些他们日夜用心教导东莞的部分外企出现外迁的学生都成了揪斗、批判甚至辱骂他们的人,这让夫妇俩十分心痛,邹陔笙甚至一度目光呆滞,有轻生的念头。一次,郁黎民的一个学生晕倒在地,她将学生带回家,她说,老师我不是病,我是饿。郁黎民给他热了两碗粥,不敢给她吃太多。这个学生是地主家庭出身,父亲过世后由母亲带着几个孩子以捡拾锰砂度日,文革初起,这件事被学生写了大字报,认为她立场不稳,特别同情和帮助地主子女。采访中提起这件事,郁黎民还很愤慨:“不管她是不是地主子女,就算是地主本人,晕倒在地上,我也要把他扶起来呀,何况我是她的班主任,我有啊。岂有此理!”郁黎民认为,文革最违背人性处,即是对知识分子人格的侮辱,才会有那么多人自杀。问她如何走过那段时期,她只说我们“问心无愧”。 1991年,郁黎民从40多年的教师岗位上退下来。她将书桌放置在阳台上,光线比较好,这是她现在读书看报的地方。书桌上放着一本《小学生古诗词读本》,已经翻得很旧。老人家的玄孙,现在依然由她来补习古典诗词, 郁黎民四世同堂,从儿子下来三代,都由她来教。大儿子邹诚深有体会,他 岁时,就由父母教授古典诗词,阅读古典小说,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就是那个时候学的,读书、为人都受到父母很深的影响。他研究生毕业于同济大学,多年来一直从事政府工作。现在大部分的采访都被儿子代为拒绝,“老太太一直为人很低调”。 (实习:王谦)

巴中男科医院
维生素d3
韶关中医牛皮鲜医院

上一篇:共125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不知节能

下一篇:阮经天自爆看过阿娇艳照称她是个受害者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