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序他城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序】他城,纽约

这是北纬40度4 分,西经74度00分。纽约,这个传说中世界第一大经济中心,我终于拉着沉重的行李包抵达到了这里。没有所谓的疯狂,没有所谓的祈祷,只是掺杂着安静的情绪。蔚蓝而无云的天空,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城市的中心充斥着一些落寞和暧昧的情义。

与梦中相见的情景不一样,我以为我会为之而疯狂,但反之,是一种与老朋友相见的熟悉,即便我从来未曾来过这里。

我是莫圆。莫圆,莫缺,或许阴晴圆缺对于月亮来说是存在的,也像我们的人生是具有太多的遗憾所构成一样。

据我所知,在每一个城市生活,必须找到一个所谓的安稳方式,不管是人抑或是工作,但所缺乏的,不一定可以弥补,譬如情爱,譬如亲情。我不过是尽自己的最大的力量去获取。

[PART莫圆]

我记得你说过的一些情意绵绵的话,我亦记得你弹琴的时候的修长的手指,音符的流转在偌大的空间里飘荡,我所记得的跟你有关的事情,不一定比你少。这些点点滴滴的日子,都流串着不可复制的美好。

——选自圆,缺,博客《我记得》

1

我的故事一直都在潮湿而温润的春末夏初出现,就如记忆的繁殖和生长适合在夏天的潮湿温度一样,两者之间存在着共同点。

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深刻的记得,外婆跟我说过的故事,虽然她早已去世多年,我记得她的一颦一笑,深深的皱纹里有着岁月的晃动,母亲直到外婆去世都是跟她一起生活,在我的印象中,我见过父亲的机会很少,屈指可数的次数,听邻居说,父亲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男人,我偶尔也会听母亲说起她与他之间的罗曼蒂克史。只是她的眼睛总闪着泪光。我没有过问太多所谓的缘由,这些年的日子即便没有苦痛,再多的记忆都有着根深蒂固的痛。

外婆的身体由于年老,也总是每况愈下,我知道她一直都在忍受着,这些年的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那么强大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记得在一个温暖的午后,她跟我说起一些情感的故事,故事一直都是那么的断续,她仿佛记不清那些过去的年华里的安定,她的眼睛里有着温润的泪滴。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翻到破旧的笔记本上给自己写过的一句话:“小圆,爱上了,是不顾一切的努力,尽管你的付出在日后也许会费劲所有的力气,但深爱过了,你便是一种新生的蜕变。”

外婆去世的时候,那年我刚好成年,父亲没有出现在外婆的葬礼上,我没有太多的惊讶,兴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不需要的出现,便不再出现了。母亲的样子甚是憔悴,我看着她的样子,内心瑟瑟的疼,她为外婆守了一整晚的孝,白色而微弱的蜡烛点亮了整个黑暗而阴沉的灵堂。

灵柩在第二天被运到了殡仪馆,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来祭拜的人有些人据说是远方的亲戚,但我大概一个都不认识,整个过程整整持续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等到人群做鸟兽状散去的时候,已到了中午时分。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便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曾是一名琴师,只是年轻时遇到父亲以后便辞掉工作,她的手指是如此的芊细,指甲剪得干净而整齐。

每天早上都会有人按时来到我家,母亲便安静的耐下心来教导他,月末,他便会把学费打到母亲的银行卡上。我清晰的记得他的那一张脸,干净利落的五官,眉毛粗而密。母亲不曾说起这是她的什么学生,我亦没有过问。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盛夏的八月末。

母亲的名字叫夏熙,我常常不唤作她母亲,只是直接喊她的名字。她没有过于的纠结,我也只好这样顺着叫。

他直到离去的时候才跟我说,“小圆,我叫区晨源。”然后他递给我一张,上面是一连串的号码。我深深明白,这个号码是可以找到他的。

此后我便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名字,我没有盼望也许在某天与他相见,我没有期待也许在某但直到目前并没有具体动作。天与他相爱。即使是现在,我依然无法忘记他的脸。那张稚气但又吸引我的脸。

在他离开的一个星期后,我跟夏熙说起区晨源,只见她微笑的问起我:“小圆,晨源的天赋很好,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你也想要学么?”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随即我便转身回到房间里去。

2

陌路之间,河水清浅,谁若谁共度一曲无伤?

人本来就是一次错综复杂的过程,过去了也就只好作罢,我庆幸的不仅仅是身边有些人的陪伴,无法填补的内心空洞宛如一个巨大的深渊。我在很早以前便迷恋上绿茶的清香,那种淡淡的薄荷的香气,是拥有着什么样的气味,招人喜爱。我曾在某天深夜抱住自己的膝盖,说过一句话,兴许,你会懂,兴许不会。

所拥有过的情感,在随着漫长的时间逐渐沉淀下来的时候,所有打着幼稚的幌子的情感都将安静的落幕。

——选自莫圆的博客《拥有过的,是不是会消散?》

这个世界需要太多的心机去衡量利益关系。夏熙依然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碌,岁月的皱纹早已爬上了她的额头。她的容颜却多了几分淡定。

我在一个温暖的午后盘着脚,看着蔚蓝的天空,饶有兴致的问着“夏熙,你爱他么?”只见她笑着说:“真的。我不知道。他是我第三任丈夫。彼时之爱仅是沧海一粟。你知道么。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爱你。我不知道也无法解释为何愿意替他生下你?我前两次婚姻的持续时间都不长。不是因为背叛。也许是……”随后她陷入沉默。我没有问下去。关乎婚姻的所有一切,我都深谙着灰色的色调,这些灰暗的色调,也许会影响我对婚姻的看法。

那一个午后,我们聊了很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彼此有着心灵相通的感到。触动着每一条神经。

她终于笑起来,脸上露出浅浅的酒窝,我突然发现,夏熙其实也算是一个美人胚子,许久,她才站起身,对我说:“莫圆,很晚了,你也该饿了吧?我该去做饭了吧。”

我点点头,亦随即跟她离开,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胡同里总有些幽静的感觉让人害怕。我不得不承认,我一直都是一个安全感极度缺乏的孩子。并不是说一个人给予过安全感便不害怕,事实上有太多的安全感都与给予扯不上很深的关系。

晚饭在半个小时后开始,餐桌上摆着淡蓝带小圆点的花瓶,上面插着一朵枯萎的玫瑰花。夏熙从厨房里出来,捧着一碟丰盛的菜,菜被端了上来。她亦安静地随我坐下来,陪我共进晚餐。我看着她的眼睛,深邃的瞳孔里藏着一丝丝的怨念,大抵是想念了吧,兴许是的,她就这样安静的陪在我的身边。

我扒着饭,转过头去问她:“你看,枯萎的玫瑰花依然插在花瓶上,那么逝去的了感情是否如微风一样地飘散?”

“莫圆,你有太强的好奇心,但这些追问的根源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若你想知道我跟他之间的事情,那么,我会在某天安静地全盘托出。但不是现在。”

我没有吱声,只是无心地扒着饭,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区晨源的样子,那些眉宇之间的痕迹,还有手指落在琴键上的某瞬安宁。

我忘记到底过了多久,自己碗里的饭已经被我扒光,夏熙却对着那枯萎的玫瑰掉眼泪。这种情景,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忽然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眼泪安静地掉落下来,没有声音,却瑟瑟的发疼。

“莫圆,我很希望你知道,岁月如死灰般的划过掌纹的中央点,我与他的结束不是像你想象那样的糟糕,他大抵是一个好丈夫,他总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你问我是否爱他,我深深知道,这些年是早些年的情感的了,现在倒也不怎么想念了。”

“那为什么他要离开呢。你要知道,我从没见过他的样子。我倒是希望能否见到他一面?”

“不要了吧,这样做没有意义。中满半空的状态是为了以后的生活留有余地。”说完她擦干眼泪,收拾好碗筷,泪痕依然清晰的挂在她白皙的脸上。

我回到客厅里去打开电视机,漫不经心地打开电台,我无力去理会播放的节目是什么,也许在这一刻,我的潜意识里头,需要的是声音,而不是安静的环境。否则会让我陷入抓狂的状态。

你知道么。这些轰轰烈烈的情感,就像是漂浮的地铁一样地碾过年岁的隧道里。我们都是一个个不同目的地的旅客,在相遇的时候是措手不及的遇见,在离去以后是擦肩而过的荒凉。我知道你们都会离开,在这冗长而繁赘的记忆的终点站,这些都不过是一种坠落以后的安生与重生。

可是,你知道么。我在更为久远的年少时,便已然记得你的笑貌容颜,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拥抱早已成为影子的你们。许是你们都在的吧。

——选自莫圆的博客《情感的没落,到底是存在于哪里?》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树桠照射到窗台的时候,那种感觉总是温煦而温柔的。我迷恋这些日子以来的阳光与温煦的气味。

当我起来的时候,夏熙早已在我起来之前,离开了家里。她留了一张纸条给我,上面写着:“圆,我去一趟南方,大抵一个月以后才回来,你要好好照其次是工业用机械和建筑业。”顾自己。夏熙留。”

我看着她清晰的笔迹,心里却想着,这次的离去,会不会是你一直都在梦寐以求的前方。我并不晓得,你选择的前方,是不是正确的,我只是希望,你路过的某座城市里头,隐隐约约的画面如泼墨的山水一样的美好。

这是我所希望的。

我从夏熙离开的那天开始,便逐渐慢慢习惯一个人的生活,我总会在每天洗漱完以后给自己冲一杯速溶豆浆,淡淡的豆味是如此的清新脱俗,我一直都喜欢着这些质朴而纯粹的味道与气息。兴许这些迷恋就如花瓣的香气一样的美好。

我常常会在房间里看书,一看便是一整天的时间,看的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书,我深信着它们所描述的道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半个月。

夏熙在九月初的时候回来,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和沉重的旅行包进入家门的时候,我帮她把旅行包放好,她立即瘫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样子让人心疼着。

“夏熙,来,喝口水。”随即,我递给她一杯水,她接过以后,大口大口地喝着。我坐在她的旁边,仔细端详着她的容貌,有些许的憔悴,但淡素的妆容依然有着不同抵触的深渊。

“莫圆,我见到他了。”她突然开口说。

“是么。见到谁了呢。”我问。

“呵。一个男人。他前些日子结婚罢了,便邀请我去。”夏熙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的怨恨,更多的是淡定的不谈风月。

我没有做声,只是安静的坐着,许久,她才起身,往盥洗房的方向走去。我站在门外,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还有滴滴答答的水滴声。我在门外喊了一声:“夏熙……,夏熙……”我推开门,只见她拿着那个洁白的花洒往自己的头上冲着,眼泪一直在脸上流着,镜子里的样子已经是模糊不堪的了,她无力地坐在地板上,任由水往自己的头发上洒着,我慢慢地走进她,看着她的样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她把头埋在双膝之间,渐渐地哭泣着。我只是清楚地记得,当她走出来的时候是在夜晚是六点钟。我记得客厅的落地大钟在当当当地响着。

夏熙自从从南方回了以后,整个人的神情都大变,浑浑噩噩的,总是会一个人蹲在角落里自言自语,念念有词,她在三天之后的深夜死去。那是北京时间凌晨三点钟的时候,说也奇怪,我对她的死去倒也不怎么追问缘由,她在那天深夜里死去的时候,面容依然是浓抹的妆容,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还有一双我从没见过的紫色的高跟鞋,我亲眼目睹她站在高高的阳台上,她张开手臂,宛如一只正要飞翔的大雁,偶尔会转过头来看看我,最后,她说:“莫圆莫缺,这些人生的遗憾都将它变成尘土吧。”说完她的身影在我的眼前飞跃而过,我看着她跳跃的动作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是不是真的死去了可以了结所有了呢。

我后来回到她的房间里看着,灯光依然是橘色的,有些黯淡,却抵挡不住温润,床单上还留有温热的味道,梳妆台上有好多颗安眠药,整个瓶子里大概有一半是倒在了桌上的了。我亦大抵能够料想得到她的死因。

我仿佛还记得当街上的人们看到夏熙的尸体的时候的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和惊讶的叫声。警车在十多分钟以后开到楼下,我关好门,把所有的窗户都关上,我深怕他们会找到我去盘问些什么。

4

我最终还是离开了家,搬走了所有的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片刻都没有留下,就如我一直都在刻意地遗忘一些故事一般。这些都算是成为正比的东西。

毫无定点的生活兴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流离失所的根本。

我在离开之前给区晨源拨通了,在几分钟以后被接通,透过的那端,我听到了他的声音,还有那些喘息。

“晨源,你在哪里?”我对着大声的说着,声音的分贝提高了许多。

“我在江南的一个小镇上。怎么了呢?”他问得很迫切的样子,倒显得有些许的焦虑。我甚至可以清晰地回忆出他的样子。

“噢,那我去找你好么?”我轻问着。我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被人铭记或是不再被生活的颠簸而弄得狼狈不堪。

他没有吱声,许久,我才听到他说:“莫圆,我在浅溪。”

我谢过了他,挂掉了,便拖着沉重的包袱走到大街上,截了一辆的士直奔机场的方向。大概是时间尚早的缘由,机场的人潮不算过于多,我走到售票窗口,问了一声:“请问有去浅溪的航班么?”

共 1568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是有太多的遗憾,爱情亲情都不例外。莫圆的叙述是潮湿温润的基调,关于夏熙的爱情是反反复复的破碎和等待,莫圆遇见晨源,那如晨光一般安暖的男孩,彼此拥抱取暖,只是感情上的相互融合,可时光在静默中总是把幸福的模样改了又改,莫圆选择离开彼此再见。晨源的叙述有阳光轻暖柔和的色彩,从自己的角度去解说遇见的爱情,我们都需要有一个人来终结自己所有的哀伤,可是皆非良人,终究爱到不再爱,陪伴就没有了意义。因为温暖,义无反顾地去爱一个人,爱了整个青春的长度。每一份情伤记忆都会让人成长,安宁和安静是爱的花朵。作者的故事结构完整,文笔华而实在,情愫绵长。问好作者,推荐共赏!【:水陌格格】【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0:16:29 人生是有太多的遗憾,爱情亲情都不例外。莫圆的叙述是潮湿温润的基调,关于夏熙的爱情是反反复复的破碎和等待,莫圆遇见晨源,那如晨光一般安暖的男孩,彼此拥抱取暖,只是感情上的相互融合,可时光在静默中总是把幸福的模样改了又改,莫圆选择离开彼此再见。晨源的叙述有阳光轻暖柔和的色彩,从自己的角度去解说遇见的爱情,我们都需要有一个人来终结自己所有的哀伤,可是皆非良人,终究爱到不再爱,陪伴就没有了意义。因为温暖,义无反顾地去爱一个人,爱了整个青春的长度。每一份情伤记忆都会让人成长,安宁和安静是爱的花朵。作者的故事结构完整,文笔华而实在,情愫绵长。问好作者,推荐共赏!【 我的世界,寂静无声。

2楼文友: 2 :58:42 构思精妙的作品,有意义,黑读者留下了印象.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湖州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蚌埠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上一篇:一束阳光的奇迹深度好文节能

下一篇:收割机哪家强节能

相关阅读